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37章 看到郛有齿痕
今天周一,早晨继续在阳台晨练,对面楼房喜欢偷窥的小男孩最近没有出现,可能已经开学了吧。碧旗的韧带最近拉开了不少,腿不太用力就可以横劈、竖劈了。主人说这样可以绑缚的更具美感。

 最近碧旗瘦了不少,主人不给东西吃,主人倒是胖了,有了中年人才有的大肚皮。想想人有时候就是,以前想减一两都是困难的,非得这样才行。边腿边胡思想,没看到主人站在身边,我跪下给主人行吻脚礼,主人揪住头发让我跪立,说他早上要出去办点事,一会回来,让我在家打扫卫生,要一尘不染。

 例假结束了,本来想今天和主人说下失的事,看主人忙还是没有开出口。主人说今后一段时间不准出门,碧旗还是知趣点,过几天再说吧。主人走后,碧旗洗衣服,打扫家,就像一个陀螺一样紧张。

 主人见不得洗衣机的声音,也只有趁主人不在的时候抓紧洗了。索儿昨天拿来的一堆东西还在门口堆着,我腾出一个柜子,专门给她放置衣物。

 碧旗见到了传说中的C字,研究了一阵还是没研究透,好前卫的索儿哦。果然还没有收拾完的时候主人回家了,一米之内左右伴着,给主人换了睡衣,沏好茶,请主人允许碧旗干完活计。

 主人说碧旗的保险有了着落,人事关系可以挂靠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学校里,这里的人事部门也说可以接收,异地办理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,相信主人一定费了不少周折,我打听过这事情不是很好办的。

 不管怎样我离主人又近了一步,看来离开主人暂时是不可能了。我估计每年的代缴费用在两万元左右,这些钱该怎么出呢?

 总不能让主人出吧?我不想让主人有负担。是不是择机和主人说说我出去工作的事?用最快速度收拾了没干完的活,主人说:剩下的活等索儿来了做吧,你做完她做什么?

 主人说的也是,她也该替碧旗分担点家务的哦。主人从包里拿出两个夹铃铛,看来是新买的,主人给夹上,说旧的声音太小。

 自从圈养以来,头就一直被主人捏来捏去,最近发现它会一直直立着,有结痂现象,罩戴上都会磨的刺的疼,主人说今后他在家碧旗要带上铃铛,让主人知道碧旗的方位。

 屋子就这么点大,不需要装GPS定位吧。果然主人又说了,以后没让你动的时候听到了铃铛声是不行的。

 碧旗试验了蹑手蹑脚的走路才不会响,趴下慢慢爬不会响,主人喜欢屋子里像鬼魅一样走路的碧旗?这不是难为人嘛。主人看你不顺眼了,想收拾你根本不需要理由。主人说做饭去吧,下午继续黄金犬调教。就这样叮叮当当给主人做了饭。

 可能是夹的原因吧,做饭的时候想着主人可能的黄金犬调教内容,不心跳加快。午饭还没有做好,主人接到了陆姐的电话,说了长时间。主人挂了电话和我说,陆姐想“用”你一下午。

 事情是这样的,中秋临近陆姐公司想送业务客户礼物,苦于人手少,她不好出面,周围的人大都忙,想起就碧旗比较闲吧,让我帮着她去几个感部门送点东西。

 陆姐也答应送了东西之后就把我送回家。主人答应了。我想主人不是很愿意把我借出去吧,可能碍于情面不好推辞。反正就是一下午,很快就回来了吧。

 主人说陆姐一会路过家门口接上我走,我自己在厨房草草吃了几口,赶快收拾打扮,果然没一会陆姐电话来了,说在楼下等着。主人把我送下了楼,和陆姐寒暄几句,目送我离开。好像有四五天没出门了吧,很新鲜的空气。

 坐陆姐车没有拘束,陆姐说我脸色不好,我想是不是快生病了呢。开始要送礼物的几个还比较顺利,基本都是陆姐打电话,知道对方在,然后差遣我上楼,我进了别人办公室按照陆姐教的话说:“我是某某公司的,一点心意,请您以后多关照。”

 可能圈养久了,看到男人都是S,大部分是没看清对方什么样子就把东西送出去了,不自觉的会沿袭主人教会的一些姿势。

 其中有一个要见的某领导正在开会,在走廊里等了很久,都快把墙上的企业文化背会了。大过节的不在办公室收礼,开什么会啊?最后没办法联系了领导司机,把东西交给了司机了事。

 看来是和社会节了,见了生人会脸红心跳害怕。说话嘴也不利索了,真不如让主人几鞭子舒服。陆姐送我回家的时候将近七点钟了,可能是过节大家都在送礼吧,路上的车很多。

 我想起主人曾经说过:“奴不下,一个高贵的奴更值得去。奴要不断提高修养,唤起主的征服,沉睡奴的羞辱感。”

 可能主人的原话不是这样,但我似乎有点明白了,像陆姐这样身份的人,做她主人的时候一定会有情有幻想,而陆姐一定会有地位差也会觉得更羞辱吧。

 回到小区,敲门,家里居然没人,家里只有两套钥匙,一套主人拿着一套索儿拿着,貌似我进不了门啊。站在单元门口等了一会,看到主人远远的走来,要不是人多真就跪下了。

 哪怕暂时我也不想离开主人,没有安全感。回到家里跪着给主人讲了下午的过程和心态,主人笑容可掬的听完,说:“现在你就是陆姐的职员,我是领导,你来送礼,演习一遍。”我假装敲门,主人说:“进来。”然后我说:“我是某某公司的邢碧旗,过节了,我来看望下领导。”

 主人说:“怎么看望啊?”一脸恶俗样。我说:“以后还请领导多照顾我们公司。”然后递上了礼物。主人说:“怎么照顾啊?“说着站起身拉住我就猥亵。我也假意说:“领导,别,别,别这样,让人看见不好。”主人恼怒的说:“这算什么看望?

 不让玩就滚蛋,明年什么工程都不给你们公司了。“顺势推开了我。碧旗也假装害怕,故作扭捏的说:”领导,那你…“主人转怒为喜,笑着说:”你们公司美女不少啊,上次的那个不好玩,这次派你来了啊?”

 我被迫的点点头…最后和主人ML的时候,碧旗几乎都进入角色了。可能好久没有让主人玩了吧,觉得很刺。事后主人说:”这就是情节SM,将来在圈养后期会经常使用"。

 主人还说:“奴应该不断试图变化自己的角色和地位,或清纯、或野蛮、或情、或感、或冷,让主人觉得奴有千面,SM没有终点,玩无可玩才可悲。”***

 早上起来,照着镜子,心想主人是喜欢浓妆的,碧旗也是在圈养之后才专研起了化妆技巧,但和长年舞台生活的索儿比起来,碧旗的化妆简直就是涂鸦。

 不管怎样,碧旗也是花了妆,梳了主人喜欢的高吊马尾辫。主人说喜欢看着奴梳着高吊马尾辫口J时辫子来回摇曳的样子。

 碧旗按照主人要求安装了GPS定位装置(铃),但又怕吵醒主人,抱着铃铛在阳台腿。昨天网友“未名之主B”给碧旗邮箱发来了自己的小说《聂诗诗与岑建飞》,碧旗也乐于晨练的时候来阅读。

 主人早上睡了久,大约九点多,陆姐来电叫主人外出了,主人也是昨晚才提及他与陆姐有点小生意可做。

 如果昨天陪陆姐送礼和主人有关那碧旗就觉得有用了。碧旗觉得参杂了多重角色的朋友之间最好不要有金钱的瓜葛,免得将来连朋友都不好做。

 纯粹的关系似乎更能长久。我是不是很多事啊?主人走后碧旗没了方向,不知道要干什么。快中午的时候,索儿来了,用钥匙开的门,当然她看到的是紧张跪在门口的碧旗。

 我两都尴尬,我见是她,站起身说:索儿,要不你把钥匙放家里吧,我有时候也用着方便点。

 她答应着,可还是把钥匙放在了手包里。索儿是个没心没肺的人,转眼她就不顾我的不高兴,搂着我脖子问主人回家该如何侍奉。

 拿她没辙,主人有待让我教索儿一些基本的东西,我大致说了主人几点看重的要素,然后索儿给主人打电话说自己翘班来看主人,问主人几点回家,主人说半小时后回家。

 我提醒索儿,最好不要给主人打电话,契约里有明文规定的,索儿不以为然。接着索儿帮我重新描了眼影戴了假睫,果然比我画的好看多了。曾经我和紫萱也曾有这样的动作。

 半小时后主人如约回家,见到了我和索儿跪在门口接。主人颇为满意,主人搂着索儿,我则跪趴着尾随主人进了客厅。主人坐在沙发里,先问我:“索儿接的过程是你教的?”

 我回答:“是,主人。”主人问:“那你说下索儿这个过程有什么毛病?”那我就说呗:她跪的姿势不正确、她用眼睛注视主人了、她的头高于主人下了、她给主人打电话了,她离主人超过了一米,她见主人没有问好,她房没有贴地,她见主人没有出笑容、没有吻主人脚面…”说完,主人伸手就是十个大耳光子,打的我眼冒金星,主人骂道:“你知道还让她这样没规矩?你是圈养的,这点道理都不懂?”

 我想主人是要杀儆猴了,我看也奏效,气氛凝重,索儿大气不敢出,当然我有我的委屈。主人转头训索儿:“你是来做奴的,听到碧旗说的了吗?”索儿脑袋像捣蒜一样不住点头。主人又说:“下次你还这样小心点!。”主人让我俩站起来,摸摸这个,那个,摸着两个光光的下身,说看谁的下身水大,可想而知,索儿早就泛滥了。

 挨罚的当然还是我,这次是象征的。之后主人又拿出了一副新铃,亲自给索儿佩戴,说了同样的话,不准摘下!

 那场面就像授勋,其实好笑的。之后主人叫到谁的名字谁就得抖动脯让铃铛响起来,当做答应。主人一定觉得这样的调教很有趣,实验了很多次才满意的放行让我们做饭。

 做饭期间,索儿悄悄的和我说自己好兴奋啊,下面了。这孩子就是这样,挨打的不是你,你当然兴奋了。索儿的其中一个铃可能弹簧紧吧,一直说疼,做饭的时候摘了下来,看到T有齿痕,难怪她说疼呢。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