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36章 有写小说的
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我分享主人的调教了。主人也开心,自己喜欢的女人成了自己的奴,给谁谁也会高兴。

 至于我呢?也算高兴吧,主人开心就好。妈的!皆大欢喜。主人有所顾忌碧旗的心态,和索儿聊到感地方就转了话题,索儿何等聪明,抱着我的脖子姐姐长姐姐短的,像是有血脉。

 在名字的选择上大费周章。旗帜还是旌旗?我觉得邢碧旌更为羞辱一点,闭经嘛。可主人说旗在前,帜在后,奴也有奴的等级。除调教外,奴分级便于管理。

 我没理解主人的意思,是要其中一个做奴下奴?关于名字,主人暂时放下了,没继续深想。如何半圈养呢?索儿的意思是在家里完全按照契约进行,在外还是自己。

 主人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,加了几点:1、随叫随到。2、不恋不嫁。3、先从奴下奴开始。还说了像碧旗学习之类的话。索儿不假思索的答应着,问主人可否有正式的收奴仪式?还说看见主人收碧旗的时候很是羡慕。

 她说主人收了碧旗之后下楼的鞭炮是她点的火。主人皱着眉头,说“你以后不要那么多的话,好吧。”

 索儿吐吐舌头,算是知错了。主人决定过些日子考虑收奴和契约的事情,主人喜欢事无巨细的东西,针对她的契约要重新增减,以便适合于索儿。

 折腾了很久,下午五点多了,索儿说今晚她不回了,陪碧旗睡。我啐了她一口说碧旗大姨妈,你陪主人吧。最后的结果是主人把她撵回了家,让她明天净身之后再来。主人今天退而求其次收了索儿,我希望她能好好侍奉主人,不要让主人失望。

 索儿走后,主人没和碧旗再说起她,只是强调黄金犬的调教,主人希望碧旗能有一次饕餮般的心态。碧旗承诺主人可以。今天太晚了,要睡觉,一写就停不下来,不写了。***

 早晨我还在阳台上腿的时候,索儿来了,还是拿着钥匙开的门,我倒像是在她家做客的,不喜欢她拥有家里的钥匙。一进门叮铃哐啷的,我到门口看,她提了四个巨大塑料袋,肩膀还背着一个大包,放下手里的东西,咋咋呼呼的喊叫累死了。

 我把食指竖起来放在嘴上,示意主人还在睡觉,让她小声点。她蹑手蹑脚到了卧室,我跟在身后,她看到主人醒来,旁若无人的凑到主人身边,吻了主人一下。

 主人看到她居然没责怪,要知道我只能用口J的方式和主人打招呼。索儿说:“我把必备的东西都拿来了,准备打持久战!“我见他们热络的样子,于是到了厨房做点早餐给主人吃。煎蛋的时候我故意大声问索儿:”你吃煎蛋吗?

 “,我是想她来做奴的,不好我伺候你吧。索儿应着也到了厨房,见我在煎蛋,大惊小怪的发出”啊哟“的声音,她说:”早上就别吃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了“。

 然后翻箱倒柜找出鸡蛋,做起了蒸水蛋。我叉着站在旁边,我又不是村妇,你本身也不是城市人,至于和我谈养生吗?主人又不是孩子,至于吃这些吗?真是烦人,索儿和我以前认识的她不一样了,感觉她在故意做什么。

 主人早餐,我在左,索儿在右,她见我是跪着,估计坐在主人旁边不妥。也跪在旁边抓着吃东西。主人放下筷子,指着门口的食盆说:你要吃去那里。快到嘴边的食物停在了半空,索尔觉得没趣,自圆其说的说:”我喂主人吃“。主人瞪她一眼说:”你洗手了没有啊?“哈哈,主人洁癖的正是时候,主人再次拿起筷子对索尔说:”做我的奴就是这样的,以后多跟碧旗学习。

 “我沾沾自喜。主人吃过早饭,我故意当索儿的面在门后食盆里吃东西,索儿是了解一些主人手法和喜好的,但看了估计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她在旁边看着我时我也很难为情的,不过我想做奴就是这样,不如展示真实的情况让她知道轻重。她选择了宁愿不吃。早饭后主人训话,提出要检查索儿的净身结果,索儿一个劲的解释自己没有刮刀具,准备是要来这里刮的。

 主人显然不高兴了,说给了她一夜的时间,还是这样。然后让碧旗翻出契约,看看刮的要求是什么?这还用找契约?碧旗背会了的。于是嘡、嘡、嘡背出了相应的内容。

 “奴必须每天刮,达到无硬茬、不扎手的程度,如一次没做好用火烧调多余的,连续两次及以上。”

 我顺便还找出了以前贴在墙上的纸条给主人看,主人大为赞赏。接着主人让索儿褪下了内,拿着打火机烧她的下面。

 主人用手了索儿下面的,举着打火机就烧了过去,一点都不夸张,碧旗真是看到”哄“的一下一团火苗冒出来,可能是人体有油的原因吧,我都有上去扑火的冲动,估计索儿也吓了一跳,惊呼一声。

 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糊味。主人说第一次不惩罚你了,去刮干净!索儿委屈的去了卫生间,主人又叫她到了卧室,当面叉开,备皮期间还照了像。

 之后主人两次检查不合格,要求重新来过。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,中午的时候,主人接到电话,说他的一个朋友遇到了酒托,在咖啡店钱不够需要主人去救急。主人无奈出门了。家里剩下了我和索儿。我们互相做各自的事情,开始都不说话。

 后来还是索儿主动和我攀谈起来。我见她开口了,想她,问索儿:你老公怎么样了?我知道她老公得了癌症。(参照:2013年8月7,圈养第卅八天记)索儿见我问到这些,眼神有些黯淡,说:估计快不行了。

 我心想快不行了还来这里圈养什么劲?可索儿后面的话让我觉得她是勇敢的,认主人也可能是她的梦想或者想有个依靠吧。

 有些事情不方便在记里面说,大致意思是她是农村人,家里把所有亲戚的钱借遍了才供她读了艺术学校,毕业后没有回老家,在各种场所卖艺,遇到了现在了老公,老公家里有家族企业,开始她也乐于婚姻。

 后来发现老公不仅仅喜欢拈花惹草,还有更多的恶习。老公结婚以前喜欢了一个女人,还生了一个男孩,而索儿没有怀孕迹象,于是那女人受到了男方家人的认同,同进同出同桌吃饭。

 时间久了,逐渐老公家人反而把索儿视为家门异类,于是喜欢上了自己儿时就喜欢的SM。后来老公有了病,家里人马上收回了家族产业,目的是不想让她手,现在老公生病了,家族的人也不愿意管,现在就是和等死差不多了。

 自己开始还想赚钱给老公治病,关键是天天陪护老公的是那女人。哎,可怜的索儿。难怪她要把自己的衣服都拿来主人这里呢。世界上没有谁是恶人,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吧。

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同情多一些吧。索儿正在落泪,主人回来了,说起酒托的事,原来主人的朋友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,说不是本地人,寂寞无聊,需要人出来聊天,于是被骗到咖啡店,昂贵的消费了一把。

 碧旗在这里给博友提个醒,没有不要钱的午餐,再没有比碧旗傻的女M了,同好见面要谨慎,真的女M看中的不是你的钱,你也不需要第一次就好面子的给别人消费。

 主人讲事情的时候,发现我紧紧拉着索儿的手,问到:你们关系很近吗?我们不解主人的意思,主人又问:你们有拉拉倾向?我们才发现我们关系似乎又进一步。

 晚饭前基本是在主人的要求下,我和索儿面对面跪着,我把着主人的契约,让我逐条的对索儿讲解。主人真是省事省力,我成了主人的帮办。索儿也在用心听,只是没有实践。

 晚饭后主人撵索儿走了,让她去医院看看,这点碧旗要多说几句,主人这点很是受碧旗推崇,主人SM的时候不以为目的,如果我是主人收了索儿这样的人,正值碧旗月事,还不每天享尽媾之

 我记得我初识主人的时候也是如此,也许我不了解男人吧。索儿走后,主人继续对碧旗训话,大致有四点内容,碧旗记录如下:1、主人说因为索儿的事情,耽误了碧旗的调教和我说对不起,碧旗诚惶诚恐。

 2、主人说:你刚来的时候,紫萱是这样对待你的吗?主人说这话是有所指的,估计是讲主人离开前我的行为不好吧。

 主人还讲了要碧旗和索儿相敬如宾,要主动教索儿主人所调教过的东西,讲解主人的喜好、秉。还说索儿只是有时间或者周末节假才回来,不能和我比,让碧旗安心圈养云云。

 碧旗懂主人的意思,只是点头,没有和主人说索儿给我讲过的事情。索儿有她的难处和处境,我会摆正心态。

 主人喜欢的就是碧旗喜欢的,请主人放心。3、如果可能要我做奴下奴,我同意,反正自己的所有面都要展示给主人的。4、让碧旗和索儿沟通下,来例假的时候不准一起来,必要时注黄体酮错开时间,以便主人愉悦。

 主人是伟大的,神圣的,连这些都需要安排。晚上主人和碧旗探讨了几个适合索儿的名字:1、邢碧谨:(旌)(锦)(瑾),几层含义,其一主人说索儿下身比碧旗紧致,JIN有紧的意思,其中锦旗、旌旗与碧旗的“旗”字联袂,其余两字也是谐音。

 2、邢碧双:()(霜),顾名思义双奴、爽快的意思。3、邢碧帜:旗帜的意思,在我之后。

 4、邢碧菊:(剧)(具),索儿演过话剧,菊花、主人使用器具。如果叫这个名字,我准备以后叫她酱菜了。因为六必居。5、邢碧索…大家能否给起个更好的名字?***

 从没想到同好中这么多人才,有会分析事态的,有会测字的,有写小说的,有给碧旗发来自己调教照片的,有和主人认识的,有免费给碧旗提供治疗仪器的,还有劝碧旗截稿甚至愿意资助出书的,让碧旗一天的惊讶。

 原来SM行进期间,内外都会有这么多经典的事情,感谢各位留言、写信同好,碧旗不能一一回复,一并感谢了。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