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24章 主人就出门了
还是贪恋占上风,我被主人紧紧拥进怀里,又闻到了主人熟悉的味道,真有父亲的感觉。以前很不理解为什么很多M喜欢叫主人父亲,今天感同身受,主人如兄如父是有有感而发。

 还在出站口,碧旗觉得该跪。再回来是要最的。主人常说:不要拿主人的仁慈当作放纵自己的砝码。已经见到主人了,不就开始了吗?碧旗挣脱主人怀抱,在数个探头和目光中给主人跪下,很自然的感觉,远没有以前恐惧什么的因素。

 跪就跪了,以后不管在哪里碧旗想跪就跪,是义务也是身份。碧旗有种画面感,周围川不息的人,只有我和主人的这个姿势凝固。背景虚化,他们只是符号。吻过主人脚面后被主人扶起。回到车里。主人说跪时,周围没有人觉得惊讶。

 碧旗相信,这个狰狞的世界,只要不是和自己有关的,路人就是甲乙丙丁,忙着生死,管你在做什么呢。默然是所有人的通病。以前紫萱和我说过:越人多的地方,SM越安全。看来是对的。回到家中,那么熟悉的地方,久违了。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是索儿还在家里。这几天她就没走吗?

 她不是家中有事身吗?索儿在做饭,系着我的维尼小熊围裙。她见主人和我回家了,放下手里活计,出来。她冲主人笑笑且拉住我的手说:饭就好了,事情办妥了吧。

 她故意用他京剧的念白嗓音在和我说话,以前欣赏的,今天怎么这么刺耳?面无表情的挣脱拉我的手,我给主人跪下,给主人拖鞋摘袜。主人和她相视一笑,反而尴尬的是我。

 主人扔下一句:洗个澡吧。自己进屋,索儿继续做饭了。卫生间里,看到索儿的洗漱东西,只有她用清妃的牌子。看来她是在这里安家了。

 按照主人的清洁标准整理自己的同时,碧旗也在整理思绪。在火车上为什么自己会暗下决心做最低级的角色,而到了现在自己的心态为什么会因为索儿的存在有了变化?是因为索儿和主人是朋友,因为我和索儿也认识的原因碧旗就可以排斥她吗?

 对着镜子,碧旗重重的划出了我认为只有女才会有的褐色眼影,咬着下嘴,心里对自己说:再出门时,要有做奴的心态,调整自己,均匀呼吸,出六颗牙齿的微笑,碧旗最下!加油!洗完澡,我把索儿的洗漱用品摆在了我以前的位置,我的摆在了下面的隔层。

 我想有个姿态,我不如你。这样的行为自己做出来反倒轻松,本来就是来做奴的,何必纠结于主人喜好?

 索儿自己盛了饭在里屋吃,可能她不想尴尬的看到我侍奉主人的样子吧。主人边吃边问碧旗此行的收获。说到伟,碧旗偷看主人没有停下筷子,也没异样表情。

 没有虚与委蛇,碧旗如实云云汇报。明知道触犯了些底线,还是渴望主人能宽恕,每当主人容忍碧旗的时候,总是暗下决心爱他,这次依旧。主人终于放下筷子说:“原谅你不可能,惩罚是必须的,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!”

 碧旗知道的,深深把头埋在腿间,做出虔诚认错的样子,祈求主人能惩罚适度。索儿收拾了饭桌离开了。留下我和主人。趁主人去卫生间的时候,拿出了我领的一个月工资和给主人买的千层底布鞋,是不是主人看到能不嘴了呢?

 碧旗恭敬的把东西摆在了茶几上,快速返回卫生间,侍奉主人如厕。这次主人没有要求碧旗怎么做,碧旗完全主动当了回卫生纸,并张开嘴让主人看到。

 主人似乎满意的摸了下我的头,碧旗就像孩子一样,受到鼓励会再接再励。主人回到卧室,碧旗快速刷牙。返回时看到主人正在试穿那双鞋子,嘿嘿,很合脚哦。

 趁主人高兴,碧旗请求主人对那些事情不要耿耿于怀,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。把效忠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。最后主人说:用千层底布鞋照着嘴了50下了事。

 那种鞋底不是一般的结实,每下都是血横飞,了10下,就已经碎嘴了,15下鼻子就出血了,20下脸颊就肿了。

 主人看着血鞋底,可能觉得这样下去和我犯的错误不符了吧,让我自己。碧旗闭上眼睛左右开弓,我想既然自的让主人首肯。每下的比主人还重!

 完30下,自己似乎都跪不稳了,耳朵嗡嗡的响。此次惩罚告一段落,希望主人不要留下心结,今后说事。

 有的主人嗜血,不知道主人是不是,但主人一直让跪着,看着血前一片,还拿出相机拍了照片。这几天饭是不能吃了,主人买回了牛。估计也不能KJ侍奉了,张嘴都困难。

 对于主人呢,从一开始,我寻找的就是精神的相伴和心灵的依托。佛道鬼神都是死的,主人却是活的,所以抬起手真心跪拜。

 一直都视主人为心灵的依靠,很珍惜和主人所有的点点滴滴。我,是首先甘于顺从,甘于被摆布,甘于捆绑自己,然后,才发觉、享受其中的快乐。

 很多人,没有主奴相守在一起,只是双方约定好的调教,那不是纯粹的SM和主奴。你的思想一直影响我,我也觉得他们的那种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奴,离纯粹的、完美的差很远。

 可是陷得这么深,现实又这么难,我也纠结啊。也偷偷想过及早自拔,但已经把你放进了光环里,得了身吗?

 专门对博客里面yanyan1006与男友的纠葛和几个博友关于看了博客警醒今后不再染指SM的事情汇报了主人。

 主人说:人不一样,SM的感觉也不同,不要试图用文字来感染别人得到别人的认同。续写人生的只能是自己,如果因为记能影响到我和主人,碧旗马上停写。主人对记继续保持不支持态度。

 ***网易还是没有对碧旗宽容。在义愤填膺的某网友不断投诉下,再次封博了。无奈,碧旗与六点联系,今起将在六点开辟专版。后再封博也无妨了。大家今后在六点也可以看到碧旗记。林林总总,SM包罗万象,众生芸芸,SM纯属小众,小众居然还分出很多枝末,有点始料未及。

 看客可以把碧旗记当做小说来看,没有关系。你不是我,怎知碧旗不快乐?权衡再三,碧旗再次找到了没有利益困扰的六点。这点比大院强。再次转回六点,有些感慨。其一,对长久以来支持碧旗的朋友表示感谢。

 其二,碧旗也在寻找可以记记的地方,封博期间,让您辗转实在也是无奈。其三,对黑旗的那些人也说声感谢,是您给了碧旗不断解释不断革新的做奴动力。

 其四,感谢主人,主人抱着不支持碧旗记示众的态度已经很久了,但从未力图阻止。其五,感谢主人的其他小奴,你们给了主人阅历,让主人在碧旗这里没有弯路可走。

 其六,感谢六点陆总和Sivery管理团队。写到这里发现网易居然再次大度,又开博了,什么意思嘛。

 为了保证博客何六点的可看,碧旗决定在六点发布记延时几天,但在六点也会发一些碧旗图片什么的。就这么定了。今天一天无法吃饭,只能吃点软的东西。主人破例没有让碧旗在食盆里舐牛,只是把牛吊在吊钩上,下面咬个小口。

 让碧旗跪在地上抬头接着,昨天鞋底的时候,一只眼睛肿了,主人说正好瞄准。你们没做过,这样一袋喝下来,有十几分钟,脖子酸疼,速比下咽的速度慢的多,喝的好累。一天下来喝了五袋。主人毫不同情碧旗窘态,倒说是很欣赏这样的饲育过程。

 主人开心就好,总比皮开绽的要舒服些。中午的时候,索儿又来了,果然和上班一样定时,主人说索儿照顾家人的医院离这里很近,所以来这里吃饭,顺便给病人带去点。好吧,我相信了。不是因为索儿是外人,是因为索儿在的时候主人还是不让我穿衣服,碧旗觉得很不自在。

 有了地位悬殊,感觉不太好。同时做奴的,即使不是主人的奴也不自在。主人把我锁在笼子里,和索儿在外屋里说笑着,吃着午饭,我肯定他们有事瞒着我,不然索儿走的时候不会不给我打声招呼吧。

 想起来也是,自己在笼子里想着笼外的人给自己说声再见,别人穿戴整齐,弯隔着笼子,笑容可掬的和我挥挥手?也搞笑。索儿走后,主人放出了我。说明天开始开始调教,今天可以歇缓一天。说是放假了,可还是要求做了家具奴。碧旗跪爬在茶几旁,主人两条腿掸在碧旗窝,让三分钟之内滴下水,碧旗没有做到,但是没有惩罚,主人一定是看到碧旗猪头的样子没有施望了吧。

 离开主人五天,晚上尝试小别之。碧旗很,但主人把巾被蒙住了碧旗的头,可能看腻了。碧旗得想点新花样博主人高兴才是了。主人第一次对碧旗要求“口赞。”

 所谓口赞,顾名思义就是对主人要夸张的夸赞。主人说这也是做奴的一个功课。学的很不自然,主人笑的一塌糊涂,说“慢慢来吧,不求速达,这只是第的一项奴标准。”

 哦,主人要求的碧旗尽量做好就是了,只是碧旗笨,怕是一下不能完全掌握,做都是门学问,何况是侍奉自己的主人呢。

 主人威胁碧旗说,有时间领碧旗去趟洗头房,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,主人说他还真认识这方面的朋友。呵呵,碧旗不觉得有多难堪,倒是蛮有兴趣,的。等过几天,婉转的请主人带去见识一下。

 ***今夜凌晨碧旗在六点管理层的帮助下在合作专版里面开了版块,如果博客封了大家可以去六点那里继续看碧旗的最新记,六点打不开可以去博客,六点相对宽松。

 博客比六点更新早一点,六点会有碧旗照片,互补吧。今天一大早碧旗出门早锻炼前,主人就出门了,说是去附近郊县。每次见到主人站立,都会不由自主地跪下,我是发自内心地,愿意跪拜在主人的目光里。

 原来,M在经历SM过程中的获得的心灵宁静,是因为释放了自己深层望。过去,我不太懂。是主人,让我获得这种宁静。谢谢主人帮我释放自己的望,放飞我的心灵。主人不在家,难得清闲。锻炼回家后开始收拾家。收拾厨房垃圾的时候,我发现了用过的卫生纸,有JY的味道。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