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23章 就算揪住耳朵
或许这就是猫要离开的理由吧!进来和退出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感觉,感觉对了就玩,感觉错了就退出,更不要周旋在n个s之间,你会疯掉的…

 猫真的要离开了吗?猫真的可以放下这里的一切吗?猫真的可以过没有圈子的生活吗?猫还可以回归现实的生活吗?上面这段话出自左侧链接中“猫眼看世界”中的一文。

 已经征得本人同意,转载并评论。碧旗转载这篇文章,是要拍砖的,猫莫怪哦。周围圈中女M里面,大量存在猫犬争论。站在男S的角度,猫说显得站不住脚。

 但女M中大多数还是喜欢做猫的。M嘛,安全、关爱是在之前或之后想要获取的,猫没有独立个性,温存依人,固然会博得男主喜爱。

 犬有悲情味道,与主人有同等的品质,这点和主人曾经探讨过,主人认为大多数有独立自主意识的男主是喜欢犬的。

 一个主人应该有气场,有品位,做主人很难,不可以自怨自怜,不需要心灵慰籍,不可以善良到博爱,所以碧旗认为做M应该善于揣摩男主心思,犬比猫更适合于男主。

 当然一个心态温婉,内心娟秀的M可以认为自己是猫,但需要你有游刃主人心灵的方式来引导主人认同你的扮演。

 良禽择木,应该也有喜欢猫的主人的。其实原本这些并不矛盾,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,但如果非要拟人的话,碧旗觉得犬比猫要忠诚的多。

 其次要说的是您可能感觉是正确的,您是伪M,不说行为,说心态。碧旗认为M应择主而侍,对方与你没有充分沟通,没有找到契合点,没有做到你需要的,也就谈不到气场,所以这些有的无的调教只是一场哄哄的闹剧。

 主人说:SM是沟通的产物,痛苦忍受和快乐并存的,是释放主人望,放飞奴心灵的过程。所以,你才会一个人站在地铁里,眼泪不停的打转,才会觉得自己委屈、下

 碧旗劝您不必离开圈子,就现在,放下周围的N个S,安静下来思考自己的心态,你真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吗?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从认识这些S到尝试的,他们和你行进SM时,你只会考虑到有无,你更多考虑的应该是你付了之后得到了什么。

 周旋于这些人,乏善可陈。那些S请你们也放过猫吧。如果你看中了一个S,应该把他当成主人,当成控制者、强者,当成S中的英雄,首先应该从心底尊敬他、仰视他,而不是垂涎。

 同时,应该把他想象成了一个心灵的依托。他应足够强大,可以承载你生命中起码小部分的喜怒哀乐。

 我会努力去体会主人为我营造的情境,实施教我的方法。主人说要我记住我是他的圈养奴,希望我能合格,我很开心。因为,那说明他对我有期许,有要求。我感觉自己在一点点地赢得他的心。

 记得曾经碧旗走弯路的时候,有个S尽兴之后,怀拥着我,描述着ABC三个人玩的情景,说“各取所需。”

 各取所需,像冷冰冰的合作伙伴,没有一丝的温情。和现在主人在在一起,全无各取所需的滋味。一个S可能是资深玩家,玩过女人无数,察人情世故,没有精神上的共鸣,没有情感上的维系,有可以达到说的那种境界。

 但我反思自己,我是由于精神上有依赖和归属,才有身体上的反应和服从的。那种三人或多人的游戏,我可以冷眼旁观,可以靠理智去理解,但是,我可能做不到那种程度。

 和什么人在一起,就是什么人。说起圈子,躲进小楼成一统,也是种圈子,主人说:S和M一样要耐得住寂寞,经得起惑,懂得选择,学会放弃。爱情要两情相悦,婚外情要你情我愿,主奴要你功我受才有意思,呵呵。很想主人。

 ***碧旗看来是有强迫症,天气燥热难耐,躺在上,默诵着主人的《契约》,有一个字卡壳,会从段落开始重背。主人知道了一定会摸着我的头,用她的大手搞我的头发。然后欣赏我整理的样子,他好这样,对人温情的时候也不同常人。

 想来自己智慧的学问大脑,背这些会有些大材小用。可主人的契约怎么越读越有神的意境?没有亵渎的意思,碧旗真的感到浑身激动,睡意全无。可能碧旗说的有些夸张,但这是事实,我被洗脑了?还是碧旗太过于专注的对待一件事了?

 无所谓,本来就觉得自己是做阶下奴的料,即使真是傻,那也是好事,主人省事了。主人说碧旗内秀,是的,碧旗喜欢文字的东西,深得大学教授的衣钵。

 但对文字的调教毫无兴趣,不知道为什么。主人喜欢对契约用“研读”这个词汇,对我来说毋庸置疑是最正确的,狂人从记中读出吃人两字,让人惊恐。

 碧旗从契约中看出了奴的本质,让人下。契约中某些章节看似简单,可主人的要求不是很容易做到的。

 还有,碧旗看到留言,某同好说链接不妥,别人私密不好公开。那么好吧,暂时删除了,如果需要请留言给我,我在逐个链接。

 其实,既然是同好就该磊落的示人,别人以为不齿了吗?我觉得做M很光荣。让同好少走点弯路,让对方的行为公开被人评判对所有人都是促进,有什么不好的?

 一大早收拾行装,和亲戚告别,说自己办完事情要走了。想着就是办不下来也要走的。碧旗是这样的人。出门,联系伟,伟说今天可以批下来,于是自己先去办事处等着伟的消息。

 等到快12点了,坐立不安。看来是上午办理无望了,再次给伟打电话,伟说下午一上班签个字就可以转出了。好吧,我就再等等吧。纠结了半天,还是没有请伟吃饭,免得主人不高兴。中午瞎胡在街摊吃了口小吃,跑去火车票代售点买车票,不过时不过节的怎么这么多人在买票呢?

 好不容易快挤到窗口了,伟打来电话,说让我赶紧去签字,不顺!还是签字要紧,头大汗的挤出售票厅,打个车直奔办事处,事情不很顺利,根本不是签个字就能办的了的。

 手续很繁琐,好在有伟一直忙前忙后的陪着,往返学校、劳动局、保险公司几个地方签字,涉,终于在临下班之前基本办理完毕了。

 但最终还是并没有拿到我要的东西,还得几天才能拿到。我给主人打了电话,主人那边很安静,我问主人是不是可以把手续邮寄到家里?主人说邮寄到他单位吧。伟在旁边,我不好多说什么,又问:家里地址是什么?

 主人再次强调,邮寄他单位。我不想让伟知道主人的名字,免得将来打麻烦。主人没有会意我的意思,听到我言又止的口气,说:“旁边有人吧”?我嗯的答应着。主人又说:“是不是这个地址不合适啊?”

 我加重口气继续嗯的回答。电话那头主人笑着说:“知道了,我一会给你发个地址。”没一会主人发来一个地址,不是家里也不是他单位。主人不是一般人,情商很高,睿智。

 我把地址转发给了伟,请他帮忙代办,伟口答应。回来的路上,我再次去售票厅,可是已经关门了,其实我想让伟送到我这里就走的,可他一直陪着,不好撵人是不,于是请伟又把我送到了火车站。

 这里不关门,这个点买票的人不算很多,是伟帮忙买的,钱也是他垫付的。没一会买到了票,长出一口气,看票面时间算下来,离主人要求的五天时间,延时了几个小时。

 我给伟票钱,伟执意不收,我没有更多的推辞,显得生分。回到伟的车里,伟说“时间还早,我们休息一下吧”?我知道他什么意思。这次我拒绝了。伟显得有些沮丧,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回答他,说了:“对不起”说完觉得好笑。他居然回答我说:“没关系。”好在伟没有问过我在那里的工作生活情况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编才能圆谎。

 在车里有人不断的给伟打电话,伟支支吾吾,很没底气的样子,一看就是对对方撒谎了,对方的短信电话狂轰炸。伟避开我下车接电话了,趁机我把车票钱进了他的包里,欠人的不好。

 伟回来时,我笑笑对伟说:“我去车站等车吧,始发站进站很早的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伟也苦笑着,算是默认。伟和我一起进了车站,我想是不是来个拥抱什么的,谁知伟抱着我直接吻起来,我想推是不对的吧,我不知道了。

 反正在他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时候结束了离别的吻。看着伟接电话匆匆离去的背影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碧旗从不和人争抢,但别人让我滚蛋后再找我时,我一定会说:对不起,我滚远了。

 这几天,朋友、主奴、男女、玩伴、同事、闺蜜多种身份的跳跃,让我的感觉有些错,和主人在一起要简单得多。

 我已经不太适合独立生活了。实际离开车时间还很早,去了网吧,给主人留言,写博客,打发时间。联系主人上线,想和主人说些卿我之类的小别情话的,可最后演变成了主人怒不可遏。

 碧旗:碧旗和别人接吻一次,对同一人KJ一次。主人:只是嘴的错误吗?碧旗:嗯,是的,主人我错了。主人:知道你的嘴是用来做什么的吧碧旗:侍奉主人用的。

 主人:不想成为永久的马桶。回来就嘴!碧旗:主人…没这么残忍吧?主人:要不你记不住你是我的私人财产!碧旗:换个行不行?主人:不行!

 你在和我谈判讲条件吗?碧旗:主人,不敢。主人:怕就别回来了。碧旗:票都买好了。嘻嘻。主人才舍不得呢,是吧,主人慈悲。主人:没开玩笑,你自己看吧。碧旗:…

 ***原本不想麻烦主人来接站的。可这个城市碧旗还是不熟悉,怕找不到回笼子的路。快见到主人的时候,还是有些小激动的。一是小别,二是怕惩罚。出站口远远碧旗就看到了主人英姿。主人向碧旗招招手,算是打了招呼。我紧赶几步,顺着人走到主人跟前。主人拧灭手里的烟头,用张开双臂的方式接我回家。这种方式对碧旗有些奢侈,就算揪住耳朵,扇个耳光碧旗也会乖乖跟着主人回家的。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