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22章 猫凋教后
生活中,原来SM需要简单,然后才得到快乐。每天都有无数的人,重复着生活的常态,忙着生,忙着死,忙着奔赴不可知的未来。

 我问主人我接受圈养是不是很傻,很自私?主人没回答,倒是问碧旗:是不是快乐?我不快乐,因为没有据主人为己有?难道碧旗真的是这么一个虚荣的女人,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想问题?

 都是因为我的自私引起的?我应该痛恶自己,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,而对身边的人毫无贡献?放纵的望是可的。一直认为,SM,只是某些人玩得起的极致游戏,它永远成不了生活的常态。

 虽然目前对于碧旗来说已经算是常态,但还不是永远。主人说过,SM中只有圈养可以成为生活的常态,于是碧旗趋之若鹜。

 可SM的生活常态,也要吃喝拉撒,也要衣食住行,也有无尽的琐碎,SM不会被折磨得毫无情趣可言么?不敢想象的奴生活。我问主人:您会越来越不耐烦我,直至有一天在我的视野里华丽地消失么?

 我不相信自己真的有这个好命,可以成为彼此眼中真正的主和奴。主人依旧深邃不语,这是学碧旗的。

 主人说过碧旗不语的时候最动人。中午,索儿不请自来。听说我要走,她貌似欣鼓舞,还带来了一瓶好酒。切,还不是要我做饭。

 主人说碧旗病了,简单吃吧,主人要亲自下厨,我哪舍得。要不是她最近家事,我会下毒,不然怎么会自己一个人来?席间,索儿打趣说:碧旗走了,她来照顾主人。我不配上餐桌吃饭,但她也不配。

 没主人默许我会杀了睡我笼子的人。房要勤摸,主人要长想。后者比前者做得好。晚上碧旗火车,主人要送,但不同行。

 ***中午回到家,习惯用手机打开博客,发现被封。估计也是好事,碧旗上了电脑删除了所有照片,然后申请解封,能解就解,不能就算了,反正记也会坚持记录下去的。

 昨天,到了车站,我想上车前是不是应该给主人跪下,我才不顾周围的人呢。只是索儿一同来送站的。作罢,主人不会怪罪的。也许再来的时候可以虔诚的拜。本想提议给碧旗带着贞带什么的,主人说在大腿上画个标志就好。

 可昨天下午姨妈如约而至,所以主人放心了。临行前,我数了数自己赚取的钢镚,有26个了。我警告主人,不能让别人睡我的笼子,用我的钢镚。主人笑着说:早点回来比什么也强。

 我问主人:如果碧旗一去不回呢?主人说:会想十几天,之后会有替补。可能吧,主人不缺候补,这不索儿还搀着主人胳膊心猿意马的看表,一定想火车怎么还不开呢?

 碧旗不善于争抢什么,是自己的就一定不会离开。车窗外,主人伸出五个指头,意思是说我只有五天时间,五天一到,必须赶回来。此外就是要求随时接听电话、随时汇报行踪、每天一张照片等琐碎小事。

 车上我给主人发了一条短信:茕茕白兔,东首西顾,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主人回复一个字:懂。呵呵。你有本事装,我就有本事让你受伤。火车一路前行,终于回到阔别很久的家了。

 ***虽说目前状态是自由的,可碧旗宁愿作为圈养日子的延续。这样心安一些。主人来电了,询问可否安好。碧旗除了思念没有其他。到了学校,遇到些补课的孩子。有个班上的女生见到了我称呼老师。恍若隔世的感觉,差点忘了,曾经是老师。几个孩子们围着我,七嘴八舌的问老师是不是不再教他们了?

 我说:老师也需要进修,需要别人来教育的。我能说什么呢?看着孩子们水灵灵的目光,我选择的躲避。假如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将来有同好的倾向能看到碧旗记,也许能懂吧。

 见到了副校长,但办公室主任不在,只能明天继续去办。昨晚些时候,借宿在了闺蜜家里。

 她也是才结婚不久,我给她买了点水果什么的。算是报答。他老公还是风倜傥的样子,笑容可掬的把我进家里。闺蜜安排我和她一起睡。

 因为是七夕节,我觉得不是很合适,但客随主便也就这样了。临睡前我冲了个凉,进卫生间前,我就觉得她老公的笑怪怪的,果然没几分钟后,我隐约听到了两人低声音吵架的声音。

 大概是他偷窥了,她发现了吧。我到觉得没什么,只是在别人家里发生与我有关的事情有些不妥,明天还是住我的宿舍吧。睡觉前和闺蜜聊了很多,她不知道我的行踪,知道问了我也不会说。期间谈起了伟,据说要结婚了。

 今天一大早找到了办公室主任,拿着一堆手续去市里办理,在这个城市,我也不是熟悉,没办法我提前联系了伟,他再这里颇有人脉。

 再见伟时,我觉得很陌生,寒暄着蒜皮的事情。果然朝中有人好办事,办事人口答应。我把手续放在了那里,等通知取就好了。临近中午,我提议我请伟吃个饭。我对伟在熟悉不过了,点了几个他最爱吃的菜,席间伟喝了点酒,有点亢奋。

 和我大谈特谈目前女友的事情,秀恩爱?不太像。怀念我?更不是。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我知道他要什么。来之前我想好了,如果伟有要求,我会足。其一,不是因为他帮我办了事,是我想趁这次回来对自己以前的事情画个句号。

 其二,主人说要找人轮我,目的是让彼此不要觉得太过动情。我不想被轮,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,是碧旗想知道的。

 其三,我对伟仁至义尽,感谢之余我想对自己有个待。没有想象的去了宾馆,他领我去了他的新宅。我说月事,无法ML。说过几天,我临走足他好了,伟等不及的,说KJ也行,看着头的新婚照片,和大红缎面的被子,我不知道他如何能安心起。

 事毕,我问伟,你不想知道我去哪里了吗?伟,猛一口烟,装着深沉的样子说: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”

 我心里苦笑着,这真是讽刺。这词用在这里怎么就像碗里的苍蝇一样呢?我收拾好后,借故提前离开了,他一定在紧张的收拾枕头上的头发吧。让伟回味余香好了。出了门,碧旗心里五味杂陈,给主人发去信息:碧旗请求主人惩罚。主人回复:“擦干净股,早点回来,注意身体,多喝水。”主人就是主人,知道什么时候该劝,什么时候该

 ***打开博客,看到很多留言,自从XX被黑以来,仍然有很多人在添加博友。不是主人介绍奴看,就是奴介绍主人看。好的,这就叫圈子。比群安全,比微博朦胧。这个圈子比任何网站里的同好都理性,是有这么一群人的,虽然大家对待SM会莫衷一是。

 呵呵…碧旗开始在网易记录记之后,发现大量同好的纪实记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像我一样的会坚持记录,起码展示了自己真实的心态。

 碧旗在右侧做了和链接,大家共享。如果有好的站点,告诉碧旗。主人说SM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是心理需求。

 碧旗也尽量少些特殊描述。前文说过,碧旗在这个城市有个亲戚,曾帮助过碧旗。昨晚碧旗在这里落脚。主人很忙,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搭讪。今天一大早,又去了学校,实在是不想麻烦亲戚照顾。在学校见到几个同事,很友好的打着招呼,他们有的可能还不知道我离开了。

 有个大姐每次见面就问我有没有对象了,愁死了。等到上班,去出纳那里领了6月份的工资,比主人的钢镚赚取的容易的多了。

 给伟打了电话,催促快点办理,我说谎说我新在城市学校那边着急开学。今年征兵好像是夏天,提前了吧。路边的医院挂着大幅当兵光荣的条幅,门口拉着戒线。

 有一群孩子可能是体检刚结束,家长簇拥着问长问短。我想主人当年也是一样经历过这些的,不仔细看了看这些孩子的相貌,有些稚,但透着英气。经过历练,难免会涌现几个有范儿的S也说不准。哎,又想起了主人的军训调教。中午漫无目的的闲逛,看到路边老太摆摊卖手工制的千层底布鞋,主人从来不穿皮鞋,犹豫一下给主人买了一双。

 第一次给主人买礼物,主人应该会喜欢。逛了一个多小时,天气燥热,悲哀的,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地方可去,没有朋友可以说话,很怀念笼子,只有笼子才是我的家,唯一可去的属于自己的地方。

 不知道这是不是主人说的无路可退了。以前没有担心将来主人不要碧旗会怎么样,这才圈养四十天,看来网友说的回归社会是个问题。

 站在公站牌前,越想越伤心,哭的稀里哗啦。很想主人。我突然想回家。给伟又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是否可以邮寄东西到我的新地址,伟又给经办人联系后说,不能,需要我签字的。

 幸亏没有给主人打电话,不然又挨骂了。回到亲戚家,上厕所都抱着手机,希望主人能怜悯的关注下碧旗,主人现在在做什么呢?没有碧旗在身边伺候,您闷吗?

 ***今天等待手续的完善,无所事事,径自去了网吧,翻看博客,评论一个文章凑记吧。

 猫真的可以离开圈子吗?2013-08-1213:37:28还是喜欢猫这个称呼,因为八公根本不适合我,因为我不是忠犬…

 在此向曾经调教过猫的S们说声谢谢,谢谢你们曾经带给我的快乐,也向你们说声抱歉,因为猫决定离开这里,不知道精神鸦片是不是很容易戒掉…

 读了碧旗写的圈养记,越发觉得自己像个伪m,所以我没有资格要求对方非要是真s,与很多s接触后知道没有几个s是可以接受无调教的,事实也确实如此,所以猫觉得他不适合再待在这里,因为猫不可以背叛爱他的丈夫…

 昨天,猫调教后,一个人站在地铁里,眼泪不停的打转,自己就那么嘛?家里的男人就拴不住你的心吗?一个足够优秀的男人,你还有哪里不满意呢?

 觉得好委屈,是被主人丢下的失落还是欺骗老公的愧疚?主人到底疼不疼猫?为什么猫会觉得委屈而不是幸福呢?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