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9章 去说服主人
这个细节碧旗很感动,坐前面显得和主人更近吧。加一分!一路上紫萱依哝软语,不标准的普通话,她说今早吃了来,听半天才知道是“牛”让我憋着笑出声来。主人瞪我一眼。主人之前没有吩咐过我进了家该怎么做,我想既然紫萱也是主人曾经圈养过的奴,那么我做的都应该是她曾经也做过的。

 她一定在看我会怎么做的。进了们,我给主人跪下换鞋,亲吻脚面,给紫萱拿出了拖鞋。紫萱对主人说了句什么话,我没有听清。趁紫萱在屋子里参观的时候,我小声问主人:我该衣服吗?

 主人说:你觉得呢?我知道主人的意思是该。扭捏着,造势着,极不情愿的准备衣服,主人制止了,说:这些以后就不要问主人了,自己觉得怎么能代表自己身份就怎么来。

 又说:别了,中午一会儿一起去吃饭。主人让我找出新巾,让紫萱洗了个澡。这份磨蹭。主人打了几个电话,快13点了我们一行三人才打车到了饭店,主人说要喝酒,不开车了。

 这是一个茶社,走进包间,坐了一屋子的人,其中有我认识的索儿。索儿不住的招呼我座在她身边。

 落座后紫萱和我被安排在主人左右,我旁边是索儿和他主人。对面是未曾谋面的一对。还有一个男的。大家寒暄着,说紫萱还是那么漂亮,显然他们都认识。

 主人给我一一介绍这些朋友,我赔着笑,不住说着:你好!你好!你好!我不太适应这种环境,和圈养反差太大,尤其席间气氛比较热烈的时候。大家互相开着玩笑,当然大部分是无聊的荤段子。男人在一起难免喝酒,替过的不免是奴儿们。

 我和紫萱还行,索儿明显比较嗨,果然没过多久就开始胡说了。可能她和她主人之间有点事情,索儿有点失态,在她主人的几次示意无效的情况下,终于爆发了,索儿被挨了个大耳刮子。

 我不知道在座的都是不是全是同好,但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妥。整个饭局笼罩在尴尬的气氛中。还是主人说:调教开始了?说好晚上的嘛。打了圆场。之后索儿被她主人带走了。主人酒量蛮大的,白酒之后又是啤酒,喝到14点半才结束。

 我和紫萱扶着主人打了个车回到住所。回到家后,紫萱像变了一个人,帮主人替巾,服侍主人休息,嫣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。我倒不上手了。之后就是我洗我的衣服,她做她的事情。等到主人醒来。扣一分!一切毫无征兆的发生着,听到主人醒来,我跑到卧室见紫萱已经在边了,主人头,对紫萱说:“你不是来做客的,跟妹妹和睦相处。多帮妹妹做家务。”妹妹?她比我大吗?(后来得知这丫头比我大5岁)

 又对我说:碧旗多跟姐姐学习,紫萱和主人在一起很多年。我开始担心的不是对主人的恐惧而是和紫萱的相处,主人对紫萱说现在开始还是按照以前的规矩来,我怕是紫萱有我在有点拘束,可她远比我想象的要好,主动了衣服,规规矩矩跪下,主人看到紫萱的还没有刮掉,叫我拿来刮刀让我给她刮,说是增进姐妹感情。

 就这样我一边替紫萱刮,一边主人在不断的拍照,紫萱不住的呲牙咧嘴,可能是干刮的原因吧。果然没出我所料这个货…刮完后清理了一下主人拉她到了卧室读了我自己写的墙上的规矩,说是新的东西。

 然后回到客厅跪在主人身边,主人和她回顾了以前的日子,拿出新的契约让她看,她说:主人新加了不少东西哦。

 随后主人让紫萱演示主人曾经调教过的内容,先是K9,妈呀,紫萱演示的内容,我估计我一辈子也学不会,主人用不同的手势,指挥紫萱不同的动作。

 其中,部贴地,匍匐快速行走。花式横步走,侧滚翻我都看呆了。每个动作都很优美,到位。明显我和紫萱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 紫萱气吁吁,主人让我摸摸紫萱下面,晕,成河了。轮到我了,不是一般的笨拙,在主人分解动作的要求下还做不到位,主人开始教我狗奴的行走姿势、主人一边说紫萱一边做,看了紫萱怎么做我也跟着学,但是我总是那么不让主人省心,主人一点一点一点的耐心的说着要领,我还是没法掌握,反应慢,节奏跟不上,越想让主人满意,越是事与愿违。

 主人说我气势不够,给我带上狗链子,仅学习气势上更像一只狗,就练了好久。最后在紫萱的鼓励下,最后得到了主人肯定。不说了,气愤!接着是口,紫萱那表情,那动作,那呼吸,那媚态,他妈的就是整个一狐狸

 他和主人一定有炫耀的成分,哼!看到紫萱熟练的动作,我想主人一定很舒服吧。紫萱做完了,主人让我做,让我学习她的先进经验,我都有点怀疑紫萱是不是主人找来的小姐,找来的托啊。

 我心想草草做完差得了,那知道在主人的授意下,我每个动作紫萱都要做个评价。紫萱一会说深了,一会说浅了,一会说地方错了,一会说程度不够,我的脸臊的,从没经历过这样的窘境,恨不得穿越走了。

 第一次和别人一起侍奉主人,很难堪。不说这个了,总之无地自容。主人最后是和我那什么的,我赚到了第三个硬币。嘻嘻。中午大家都喝了酒,晚饭喝了点粥,主人对紫萱也没有例外,要求在墙角的食盘里吃,我笨啊,洒了一地,主人端起水杯泼了我一脸,水珠落下不敢用手去擦,好委屈。晚上,在主人“八字方针”条幅的背景下,我们拍了照片。

 ***昨晚,主人给我们照相后,把我关在了笼子里,还盖上了厚厚的布,我躺在笼子里,听着紫萱和主人说着话。五味杂陈。这也就算了,很晚了主人一定是让紫萱侍奉了。主人让我听声音,辩动作,时不时的问我,这是什么声音?还好紫萱不论做什么,动作声响都比较大,我基本都能猜对。

 碧旗知道主人是想故意羞辱我,不过这种调教也不仅仅是羞辱了,当时想到更多的是摧毁多年构筑起来的三观。

 事后回忆起来确实的。虽然我看不到。其实我也真的没有多大的抵触情绪,只是作为女人,尽管是奴,还是希望自己能是主人唯一的圈养奴,但如果主人真的提出要再圈养一个的话,碧旗也没有什么意见,只是希望主人怜惜。一夜无话。早上,我听到主人起的声音,侧着耳朵等着主人放我出来上厕所。

 过了一会儿,听到关门的声音,主人走了?主人是和紫萱一起走的还是独自走的?又等了一会儿,没有动静,我试着开盖住笼子的布往外看,吓我一跳!

 主人站着紫萱蹲着在笼子旁边看着我,和我像中了电一样赶快放下帘子。听到主人对紫萱说:你赢了!然后又听到一声关门声。紫萱掀开了那块布,说:妹妹,出来吧,主人走了。说着打开了门栓,让我出来。

 接着说:刚才主人和我打赌,主人说你不会偷看,我说会。结果主人输了,你猜我们的赌注是什么?我不高兴的。不是自己地位不如她,是觉得她没有做奴的样子,而且主人对她也不是很严格。

 我没有理他,径自去了卫生间,梳洗,上厕所了。紫萱看出了这种不和谐,一会儿追到卫生间,继续和我说:我们的赌注是你。“我”?“是的。”“如果我赢了,主人答应我对你的调教放缓。”紫萱说。“哦”?我好奇,放下手里的牙刷,继续听她说。

 紫萱倚着卫生间的门说“你不觉得主人对你圈养的进度太快了,十几天时间给你灌输的东西太多,不好消化了吧。”

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,没说什么。紫萱继续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:“主人和我在一起7年,我还是了解主人的”我继续我的事情,听着她说话,从她嘴里得知主人的一些经历,原来主人早年一直和她在一起,主人的圈养基本是按照以前的模式进行。

 她看到了主人对我有些急功近利。有些担心我的将来。她还说主人要求我现在做的这些,在她身上是50天之后的圈养成果。

 我急切想知道我将来会被调教成什么样?她说:“主人的经验是丰富的,调教有章可循,会有计划的循序渐进,把奴调教成他喜欢的样子。”

 在我的追问下:她说“不远的将来,你可能是光头,浑身无状态,身体被部分改造,大口吃着黄金,摇尾乞怜,成为主人需要的一切。”

 我听了这些,并不觉得恐怖,我更想知道我会不会成为主人灵魂的一部分。主人的思想是不是足够强大到噬我。我需要那种甘愿自我摧毁的感觉。我应该不会看错人。我想和紫萱说说我的诉求,也许通过她可以转达给主人我的愿景。

 可言又止,我怕她不懂我的想法反而曲解。突然,我有一个宏大的计划。记得很久前主人曾经和我说过优秀M的概念,原话记不住了,大意是服从、秩序、纪律、规则(主人的八字方针)是奴的表象,也是必须,有灵魂的奴,甚至会引导主人走进一种气场。

 SM不是一个人的事。自己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皮疙瘩。紫萱又说:“放心跟着主人吧,主人很善良,既然以前有人跟着主人,说明必有主人的过人之处,起码我觉得是。”说到这里,我想到论坛一堆人给我的悄悄话留言,一部分在劝,一部分人在诋毁,一部分人在鼓励,一部分人想通过记佐证什么。

 劝的人由衷感谢了,碧旗不会成为行尸走,主人至今圈养的奴仅我知道并联系到的就好几个了,反馈信息良好,说明主人不算很差。

 紫萱就是例证,不知道主人用什么方法让奴很好的回归社会,至少她被圈养七年之后,还会思维敏捷、健康、向上、阳光。

 诋毁的人因我而起,碧旗没有在记中阐述主人的思维状态,因为我不是主人,仅能通过表象看待事物,到目前为止,主人的行为还没有造成我的任何不适。

 主人的思想我还没有很好的领悟到。对于那些,没有思维的S、没有灵魂的M、叶公好龙之辈、度量小、一叶障目、不知所云、狭隘、浅层之也真是无语。

 “汝非鱼安知鱼之乐,汝非吾也安知吾不知鱼之乐。”呵呵,可以的话,你们来选地方,时间,你们开篇,组队,我们好好辩辩。别总是说懒得说了,不多谈了,不废话了之类的话,说服了我,气场住我,我去说服主人,去追随你。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