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2章 实在难以说出
我脑子发热吗?NO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是的,我知道。义无反顾的知道。几乎一夜没睡,辗转反侧。干脆起来做了个面膜,我想见主人时水一些。***

 没有发生任何事,安静的等待,我在倒数着小时生活着。白天外面天气很热,可我感到的只是忐忑,忐忑。晚上主人在线,和我再次检点要带的东西,很体贴,身份证,现金,手机,衣服,鞋子,化妆包,车票…我在微信里给主人读了一首席慕容的诗,主人说我声音像孩子,呵呵。

 ***终于切入正题了,夜晚从7月开始。两小时后的火车,再见这个城市。早起我把自己的饭卡,被子,几双鞋子,洗衣机,台灯都送人了,只是有个小布偶我没舍得扔,和主人请示再三终于同意留下来,我给这个娃娃起名叫:诺诺。

 因为我承诺过不抛弃它的。我一会就要和诺诺一起去找主人,阿弥陀佛、上帝保佑、无量天尊、阿门、真主,告诉我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 看到窗外来往的人,哪一个更像我的主人呢?他头上有光环吗?嘻嘻…我会再回来告诉大家碧旗的所见所闻所经历的。我要去收拾东西了…***

 没有按照主人要求主人要求,真空上阵,不穿小内上火车,裙子实在太短了。好不容易快到主人的城市了,主人发来短信,要求我在出站口的柱子边等。这会不看来是不行了,偏偏座位对面是个眼睛直盯盯看我的小伙子。

 心想反正天黑了,于是到厕所嘁哩喀喳,了内衣直接扔了。再次座到座位上,那男孩明显发现了什么,我翘起二郎腿,怀里抱着诺诺,不管他,反正就要到了,就快到车站了,男孩一路上不住的搭讪,越说越骨,最后发展到问我要电话号码。

 我问:要电话做什么?他说:个朋友。晕,我有那么招人吗?一下车一股热袭来,没有一丝凉意,自己差不多最后下的火车,甩掉那男孩,不住的拽着裙摆。

 我如约站在柱子边,等候着主人。身边不时的有人走过,我瞟着过往的人,是帅哥的话我就想:这是主人吧。

 长相龌龊的我就想:一定不是这个人。内心纠结啊…过了几分钟,我收到条短信说:“我就在不远处,你往前走,在邮政储蓄的门前有辆出租车,车牌号:。XXXXX,上车后告司机去XX路XX宾馆。进了宾馆去903房间。我随后就到!”

 这是什么情况?玩情节?还是放我鸽子啊?还是怕有监控?事已至此我还是照做吧,果然不远处有个邮政储蓄,果断拍照。果然有辆同号码出租车,果断拍照。鼓起勇气上车,说主人要求的那个地址,车开了,我纠结了。

 于是给闺蜜发了条微信说我在的城市顺便发去了我拍的几张照片,万一有事,也算破案线索了。起码可以找到我尸体。上车问出租司机,一问三不知,浓重的地方口音。

 开了好一阵,貌似这个城市很堵车。到了地方了,我下车,司机开走了车,我突然想起我还没给钱,估计主人付过了吧。

 犹豫了一下,进了宾馆大厅,站在电梯附近,想用不用给主人发条短信,这时一个人站在我身后问道:你是邢碧旗吧?我本能的吓得一哆嗦,不知道是害怕,还是憧憬,还是什么,都没敢仔细看这个人,不用问,这个人就是主人了。

 大概这个人身高176CM左右,不算年轻,看上去像是35左右,记得主人和我说他40岁的。依稀觉得长相还好,有点小帅,眼睛有神,不算很胖,当时就记得这么多了。

 我诺诺的回答:恩,我是邢碧旗。他说:是我。就这样进了电梯,尴尬了一会儿,他说:你比照片里看着漂亮。我傻了一样说:谢谢。

 像过了一个世纪,终于进了房间了。是个套间。我曾无数次幻想过主人第一次见面要对我如何调教,如何羞辱,如何山雨来,如何高,如何…“别站着,座在沙发上”主人的话,有点惊醒我的意味。

 我能坐沙发?我可以吗?两条腿不听使唤,觉得自己浑身都抖。可能走路都是顺拐的挪到沙发上的吧,好像我还说了“谢谢”不知道了。

 我感觉就像相亲一样,有点紧张,主人笑了,说:“不要紧张,我点了餐,吃点东西再说。”我只有笑着嗯的答应。时间久了我发现脸都笑着肌僵硬了。我想不会是骗的吧,他根本不会玩SM。服务员送来餐,主人叫了一瓶酒,当地的,烈。

 主人举起杯说:碧旗,第一次见面,干杯!我从属,不可置否,喝。主人又举杯说:碧旗,今后你要吃很多苦,辛苦你了。我知道,随主而侍,喝。

 主人再举杯说:碧旗,可能这是你最后一次用手吃饭了。哦?难道,那就喝吧。几杯酒下肚,自己慢慢也就没了拘束感,觉得主人蛮和蔼的,不是我想的那么吓人。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主人问:穿内了吗?“没有”

 “刮了吗”“刮了”“了”主人缓缓的要求我。见我有些扭捏,主人起身,抓住我裙子的两个领子,一把扯成了两半!光了!我坐在那里,大气不敢出,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亢奋,没有激动,就是眼泪了,啪嗒啪嗒的一直,好一阵子。

 主人让我身跪在他眼前,不让我动弹,说我刮的不干净。之后用主人问我答的形式,问我的SM经历,家庭状况,圈养初衷等等等等。期间,膝盖疼的不行了,稍微挪了挪位置,主人说:以后这些都是不允许的。

 凌晨2点了,主人一直没有动我,更没有的接触。他说:“累了一天了,休息一会,九点我来接你到你自己的家”说完,俯下身亲吻了我的头发,摸了我的说:起来休息吧。

 我摸着发红的膝盖还想说点什么,可主人已经开门走了。主人一走,我心想主人会带件衣服给我吧。真的累的,估计能睡个好觉…可是6点就醒了,写下如上文字。

 ***没睡了几个小时,但睡得还算踏实,大约9点的样子,主人回来了,我还躺在上。主人拖进来一个老式的大箱子。他打开箱子,说:钻进去。不要说话。觉得难受给我打电话。

 就这样,头没梳,脸没洗的就和手机,诺诺一起被赤身L体关进了箱子。接着,我听到叫服务员的声音,接着感觉箱子被挪动,接着感觉箱子在移动。

 我可能已经出了宾馆,我听到汽车声音了。好在箱子透气,不知道颠簸了多久,我又感觉到箱子在移动,接着出现估计有半小时的安静。箱子终于被打开了。我从箱子里钻出来,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房间的客厅。

 环顾四周,这个房间挂着厚重的窗帘,主人翘着二郎腿,座在对面的沙发里。主人脚下铺着茸茸的地毯。主人先开口了,说:自己先参观参观吧。

 我就像和主人认识多年一样,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L身的羞辱,顾自参观了起来,客厅挂着主人一张主人抱臂站立的一张放大如真人大小的黑白照,觉得朗毅且伟岸。

 主人对面的墙上悬挂着黑底黄字用中式括号括起的四条标语,从左至右为:“服从、遵守、纪律、规则”觉得庄严且专业。卧室摆有笼子、木马、各式假体、吊钩,墙上挂着绳索、皮鞭、藤条整个是个刑讯室,让人觉得不寒而栗。

 卫生间干净整洁,厨房井井有条,看来主人是个喜欢干净的人。参观完,我回到主人身边,主人手里拿着一个剃须刀,说:“给你一次纠正的机会,刮干净。”

 我知道我要做什么,在主人的要求下,我叉开腿,正面朝主人,仔细的刮了起来,这时主人手里多了一个相机,不断的给我拍照,我哪里见过这阵势,窘的不知所措,可也不好说什么,草草刮完差。

 主人一手拿着相机,用另一只手摸着我的下身,明显他感到没有刮干净。主人从茶几的茶盘中拿出一个镊子,让我站着,他坐着,一的拔起来。难以言状的疼!每拔一,我腿上都能感觉到主人的呼吸。平时不爱出汗的我,也疼的出了一身的汗。好不容易终于拔完了,下身也红肿了。

 主人让我自己摸摸,我照做。主人说:“今后每天都要刮到这种程度,第一次你还不懂规矩,先不收拾你了。”说完,主人拿出纸笔,他口述我写了如下内容:“圈养期间,奴必须每天刮,达到无硬茬、不扎手的程度,如一次没做好用火烧调多余的,连续两次及以上。”

 写完的东西被主人用不干胶贴在在卧室的墙上,说让我警醒。我开始知道主人圈养的程度了,有点恐惧。

 为了缓解这种高,我跪在主人脚下,从包里拿出我孝敬主人那两万多元钱的信封,说:这是我的所有积蓄,有23093。60,我希望能给您支配。说完我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,可主人随手接过,象征的打开看了一下,淡淡的说“哦,我替你先存着”说完就扔在了沙发里。

 当时我委屈的,觉得自己好,人家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,自己还想给人家惊喜呢。可能是我撅了撅嘴还是什么的小动作,主人看出了我的不悦,竟然抱着我的头说:碧旗有心了!

 主人一句话让我心情马上释然,我想我应该是追随了一个至少情商不低的主人。主人又说:“圈养有圈养的规矩,我有我的标准,今后你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都将有新的规范。”

 我点着头,听着主人继续说:“我的圈养分多期,第一期你的主要任务是适应我的规则,直到我觉得你合适了,我们在进行下一阶段”我点点头,主人呵斥到:“以后我说完每句话,你都要回答:明白,主人、是,主人,表示你已经听懂”

 “听明白了吗”?我仍然下意识的回答“听明白了。”语音刚落,主人一脚踹了过来,我没坐稳,躺在地上,前留下一个红红的印记。

 “重说。”我意识到我该说“明白,主人。”可是真的在那种高下,实在难以说出,或大声说出的。就这样,在主人十几个耳光的责罚下,主人才对我的语气、语调、声音高度有了比较满意。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