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刑碧旗曰记 下章
第1章 各种纠结
岁月是把杀猪刀,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十几岁,可不觉都奔三了,现在很少照镜子,恶心自己现在的样子。

 他说以后要求我每天写记,还说最好是在FaceBook之类的站点实现,可那些站点需要VPN之类的东西才能登陆,于是我选择了这里,不知道我的圈养能坚持多久,会不会半途而废?谁知道呢。反正圈养一天我就记一天,直到结束。

 他说:SM的成因和恋物癖有很大不同,成因也有很多种,我记得他有说:“儿时家庭不幸福。童年受人欺负。父母离异。与周围的人有地位差。父母管教过于严厉。教育过于正统。口吃。左撇子。喜欢撒谎。素酮分泌高。受到过猥亵”等等等等原因。

 我的成因只有我自己知道,较为自闭吧,我不指望让人了解并理解我,我认为SM不仅仅是服从与玩,更重要的是付心灵。两年前是他一句:“有感情的SM才值得尊重”打动了我。两年前他为什么消失?现在为什么出现?

 到目前为止,他是谁?做什么的?长相如何?如何圈养?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我想让宿命去安排,像白纸一样让他去画,明知道最终是一张黑纸画无可画,宁愿趋之若鹜,义无反顾。

 他可能不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,冥冥觉得那里才是我的归宿,祝福我吧,归途如虹。***

 周末。我加班,不想临走还被人说做不好工作。一天压抑的心情。收拾办公室的东西,大部分在下午的时候都送人了。

 好友问我去哪里?我呵呵一笑说:保密。把辞职报告递给校长的时候,校长脸惊愕,说些不痛不的话,无非是我们一直想重用你的之类的,云云。

 切…本想联系搬家公司,明天搬出宿舍,可环顾一下,没什么可以留的东西,给朋友打了一通电话,约好明天来拿我的洗衣机什么。

 不到晚上云带着伟来了,车在楼下停着,生怕被人抢了先,他们现在同居,缺这些东西。伟眼神不时的扫过我,我能感觉到。其实要不是伟,我可能也不会下这么大的决心圈养。

 晚上我看着几乎空了的房间和心一样还有回声。我问他要了地址,明天提早把自己难以扔掉的东西邮寄到那个城市,按他的话是不给自己留退路。

 我应该是个极端没有安全感的人,但破例我把我所有隐私说给即将圈养我的人,并按照他要求拍了照发给他。

 明显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相貌、身体比预期的要好。凌晨三点多,我微信里说:“我不知道圈养意味着什么,但我不想后悔,我这是赌吗”?他说:“不算吧。”我问他:“你会对我好吗?”

 他说:“不会!”***伟中午来找我,我鄙视这样的人,既然有了选择就不要来找我。他问我:还回来吗?我说:这里不是我的家,不回来了。

 好像这样的话给了他勇气,在我宿舍她摁到我试图撕扯我的衣服,我原本不想反抗,我还是爱他的。可主人昨天对我说的话一直萦绕在脑子里:“人有人的底线,奴有奴的守。”

 我稍许有些犹豫,但还是拿出电话,躲在墙角,喊道:“你过来我报警了!”伟最后还是悻悻的离开了,临走扔给我一句话:“走的时候通知我,我送你。”

 我第一次一个人去饭馆,要了几瓶啤酒,估计醉了就不想了。下午晕乎乎的去邮局邮了自己的衣服和一些应用之物。睡了一觉。晚上我如约守候在电脑旁,等候主人的到来。我有些吃惊自己的心态变化,变得有些依赖主人了,可能是自己无路可退了吧。

 主人问我:你知道自己做什么吗?我:知道主人又问:做好准备了吗?我:做好了。主人继续问:你知道圈养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吗?我很自然的说出了:主人说了算。

 他在屏幕上打出了:呵呵。可我已经流泪了。要知道我是第一次对这个人叫主人,而且还是那么自然,我知道主人喜欢白纸一样的奴,我已经把自己漂白、洗净,小心翼翼的收藏好,静待日子的到来。

 ***好像他今天很忙,一直也没有上线。我没事恶补了李银河的书《恋亚文化》。他说将来的圈养也不可能天天在家,那我怎么办呢?会不会饿死啊?

 从接触SM以来,经历的S也没几个,似乎一直生活在自己构筑的幻想的世界里。昨天我和他说:我想要一个可以真正让我臣服的人,跟随在他的身边,为他付出奉献。

 我希望被占有,我希望有寄托。他说:别指望爱上主人。可是…我舍身为奴的前提是希望主人在乎我的,这个矛盾吗?希望主人能有机会让我和他交流这个话题。我理想的主人是一个好的主人,会因奴施教,我不希望他轻易去收奴。

 昨天他开始要求我每天发一张脸L照,并按照要求把QQ里的除主人之外的人全部拉黑了。今天太困,语无伦次。***

 最近网络上热炒一部90后女孩子的8分钟的动画毕业短片《前进,达瓦里希》,主人说这个与SM无关,推荐我看看,我认为这是一个关于信仰与背叛的故事,我不懂那段历史,我只看到了一个深理想的破灭,一个破碎的乌托邦,悲情无助。

 里面孩子说:妈妈背叛了我们。一个SM者没有了信仰,没有了方向,无可那才是最悲哀的。

 圈养也好,认主也好,都是在自己信仰的基础大厦上更近一层,这做大厦永远没有封顶,在片中孩子积木大厦的倒塌,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抛弃。

 主人会见异思迁抛弃我吗?其实SM不也是这样?做好自己,因为驾驭者不是我。主人的理想是寻找到一个让他值得调教,值得炫耀的人生伴奴,我将努力!

 一直以来,自觉叛逆,在大多数人眼里,SM和变态是可以划等号的,因为几乎所有人认为主奴社会在现实中是不可行的,甚至于洛案、深圳案以后,所有人仍然掩耳盗铃,拒绝承认SM的存在。

 李银河在一次访谈中说:“解放我们自己。尽可能扩大我们的幸福,减少我们的痛苦。所谓的幸福,就是足自身各种需要需求和求。”但谁都无法否认,SM真实存在,且无处不在。

 就像短片里说的:“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,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。”主人说:分道扬镳的同好是对我们警醒。我知道主人是想对我说他的期望和专一。

 离圈养还有5天,主人,我准备好了,还有5天我将自己奉献给你,追随你,请你爱我。主人头上也许没有光环,但我会在关系存续期间,像婴儿一样照顾他,直到他离开。***

 今天一大早起来,微信里把主人要求的L照发了过去。主人没搭理我,坐在边发呆,想起自己还有点积蓄,于是去银行销了N张卡,检点了下,我积蓄连钢镚有23093。60元,我想把这些钱都给了主人,反正也不是大数字。

 一来呢减轻下主人的负担,二来呢体现我的决心,三来呢我觉得今后要钱也没什么用了(突然想起赵本山小品,我这智商以后也就看不懂手表了),赫赫。

 中午,主人上次要求我买的某宝衣服到货了。是件蓝色短袖草绿色的短裙和一双高跟鞋,搭配起来还可以,照了照片给晚上主人看,主人应该会夸我听话吧。我发现我开始取悦主人了。

 ***早起,按照主人要求,我把自己身份证拍了照发过去。中午主人上线说圈养不同于普通SM,是SM的高级阶段,期间要对我进行系统的培训与训练,要从表面上,心态上,身体上,思维方式上进行大规模的改造,我听了主人的话没有觉得畏惧,反而高兴,我喜欢把自己变成和现在不同的人。

 可主人又说:别把自己当人!哦,我还是没有十分明白。主人忙的,每天上线时间不多,我想想些花招想引起主人足够的重视,可又不敢。

 我提出问主人要张照片,主人拒绝了。整个下午惴惴不安,丢三落四的。室友玩我手机,居然看到了些什么,羞死了。晚上主人再次上线,提出了几点要求:①上火车后只准带手机、车票、身份证,其他东西一律不准带。

 (我给主人的钱怎么办?)②穿某宝邮来的衣服,不准穿罩、内。(晕,裙子不是一般的短啊)③刮了。***中午出门,去一个亲戚家告别,这个亲戚虽然刻薄,但妈妈不在在这个城市,她也好歹照顾过我。

 回来的路上没敢座公,身上一分钱也没有,因为已经和主人说过我积蓄的数字,少了钱不好代,(我是不是很矫情啊),好在离宿舍不远,走在路上胡思想,主人貌似有工作,某些时间段总是不在线,但记得他说他有车,估计也不会很穷。

 他胖吗?帅吗?(我可是相貌协会)有家室吗?调教手段毒辣吗?会体贴奴吗?注重奴的感受吗?会让我住笼子吗?正想着,街边小摊传出了齐秦的歌曲:”踏上开往南方的车\行囊却是一封信\火车快开别让我等待\火车快开请你赶快\送我到远方家乡爱人的身旁…”

 紧接着另一个小摊传出周杰伦的歌曲“一路向北”各种纠结,敢不敢不要这么煽情呢。下午,在宿舍试了试那身衣服,去了学校澡堂洗澡,回来刮。晚上主人在线,给主人发过去照片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?

 希望主人能夸夸我,可他只是“哦“了一声,我是不是堕落了?要知道像我这样的,追求的人乌央乌央的,都懒得搭理他们,可我为什么会对我不屑的人这么下呢?也许这就是恋吧。实话说,我有些纠结了。我是不是该冷静下呢?  m.EqiXs.Com
上章 刑碧旗曰记 下章